<address id="55rt5"><listing id="55rt5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55rt5"><nobr id="55rt5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55rt5"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55rt5"><listing id="55rt5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55rt5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rt5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四川經濟網>觀點>瀏覽報道

                  李后強:成都起義為什么發生在彭州龍興寺?

                  2020-01-30 13:23:56  信息來源:本站原創  編輯:sced 審核:sced

                  成都起義為什么發生在彭州龍興寺?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□李后強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成都起義實質是指彭州(彭縣)起義,它產生了“蝴蝶效應”,影響整個四川甚至大西南的解放。起義的標志是國民黨高級將領劉文輝、鄧錫侯、潘文華在彭縣龍興寺發出通電,時間是1949年12月9日。彭州(彭縣)起義為12月27日成都和平解放奠定了基礎。為紀念這個歷史事件,2019年12月29日四川省社會科學院、成都市社會科學院等在彭州召開了“紀念成都解放70周年學術研討會”,許多著名專家學者提交了論文或出席會議,成果豐碩。會后,我接到一些來信,特別是成都文殊院方丈宗性大和尚問我,這么重大的事變為什么發生在龍興寺?為了弄清楚這個問題,我查閱了會議文集和何一民、劉光元、莊永紅、李洪等學者的文章,對此有了一些初步認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學術界認為,促進成都和平解放的因素很多,比如周恩來同志對“劉、鄧、潘”長期細致的統戰工作,人民解放軍大迂回大包圍挺進大西南對四川形成“南北夾擊、關門打狗”態勢,“劉、鄧、潘”三位將軍與蔣介石長期有矛盾而處境艱難等等。歸納起來,就是“形勢逼人、政策感人、人心所向、水到渠成”。但是,彭州特殊的地理區位和龍興寺的能海法師,對于起義所發揮的重要作用,也絕不可忽視。可以說,成都和平解放的臨界點出現在龍興寺,彭州是福地,能海是關鍵。


                  一、非信息化時代彭州最適合屯兵打仗


                  從地理區位來看,彭州(彭縣)地處成都平原與龍門山過渡地帶,介于東經103°10ˊ—103°40ˊ、北緯30°54ˊ—31°26ˊ之間,距成都市區22公里,是成都北向交通門戶樞紐,南連新都、郫都,西臨都江堰,東壤廣漢、什邡。彭州地形比較復雜,山、丘、壩俱全,形成了“五山、一水、四分壩”的自然格局。彭州地勢西北高、東南低、南北長、東西窄,有山地、丘陵和平原三種地貌,北部為山地,中部為丘陵,南部為沖積平原,山地面積占總面積的50%,丘陵約占11%,平原約占39%。彭州水資源豐富,境內河川縱橫,有大小河流90條,分屬沱江、岷江水系。境內地貌從白水河至關口之間,由東北向西南延伸的地區,有一系列大大小小拔地而起的山峰,如尖峰頂、天臺山、白鹿頂、葛仙山等數十座,稱為“飛來峰群”,是青藏大冰蓋冰流的搬運和堆積作用而產生,稱為“巨型冰川漂礫”,在世界上都極為罕見,有“地質博物館”之稱。由花崗巖、石灰石巖組成的突兀山峰或“冰川漂礫”,山景、林景、水景、氣景俱全,凸顯出壯、險、奇、幽的特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人文歷史來看,彭州有3000多年的歷史,人文底蘊厚重,曾是“五教匯聚之地”。千百年來,佛教、道教、天主教、基督教、伊斯蘭教在此匯聚,和諧共存。歷史的深厚、文化的多元,讓人驚嘆不已。位于彭縣城北的千年古剎,素有“七佛勝地”之稱的龍興寺,是信徒心中最神圣的地標。相傳,龍興寺始建于東晉義熙年間,初名“大空”,歷經梁、隋、唐等朝代的不斷擴建、培修,漸具規模。唐代武則天稱帝時有沙門法明等10人,“大空”易名為大云寺,后又將大云寺改為中興寺,最后定名龍興寺。歷史上,龍興寺知名度很高,香火旺盛,是川西著名佛教圣勝,是老百姓心中的凈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軍事戰略角度看,彭州是非信息化時代最適合屯兵打仗的地方。一是物產豐富有利于屯兵;二是地形多樣有利于打仗;三是距離適中有利于進退;四是古剎龍興寺有利于隱蔽。因此選擇在彭縣起義是正確的,是劉文輝、鄧錫侯、潘文華等軍事家的高見,英雄所見略同。從1949年12月9日劉文輝等人入駐彭縣龍興寺到27日撤離,歷時19天,這個時段是四川方志和中國軍事閃光的史跡。1949年11月底重慶解放后,蔣介石為了最后掙扎,于30日從重慶飛逃成都督戰,部署“川西大決戰”。要在蔣介石眼皮底下策劃倒蔣起義,風險太大,如果走漏風聲,將功虧一簣。彭縣有地理優勢,戰略位置好,進可一馬直下成都,退可據守巨大的龍門山。這就是自然的造化,“上天”的安排。

                  劉文輝、鄧錫侯、潘文華都是四川人,熟悉家鄉山山水水,在蜀中經營多年,分別擔任過四川省主席,威望很高,在四川一呼百應,與中共高層毛澤東、周恩來、朱德等關系密切,并且與中共地下組織和民革民盟負責人一直保持聯系。特別是周恩來長期耐心細致做“劉、鄧、潘”的統戰工作,感情深,信任度高。1949年12月7日蔣介石察覺劉文輝、鄧錫侯有“不軌”行為,立即通知他們于下午四點趕到成都北校場開會,劉、鄧當即識破陰謀,商量決定立即分別北上彭縣,共謀起議大計,隨后潘文華也前來會合,龍興寺頓時成了起義軍總部。當時龍興寺僧人不分宵旰,殷勤接待安排食宿。12月9日,“劉、鄧、潘”三將軍在龍興寺發出起義通電,西南戰局為之大變,直接推動了當月27日成都和平解放,千年古城成都完好無損,創造了軍事奇跡。三將軍離彭時對龍興寺眾僧說:“感謝你們支持,起義取得圓滿成功,我們要上報毛主席、朱總司令,特別保護好龍興寺”。作為川軍前輩的能海法師當時恰在龍興寺講經,參與了起義大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二、龍興寺是成都起義大本營


                  能海法師在出家之前做過軍官,在滇軍時還做過朱德的老師。在成都近慈寺(藏王敕封的黃教廟宇)建立金剛道場,引得信徒無數,其中包括四川的一些軍閥如劉文輝、鄧錫侯、潘文華、田頌堯等軍政要員,因佛教信仰與能海法師多有交接,或上廟拜訪,或聽經捐助,或請能海到家里聚聚,于是在能海周圍形成了一個交際網絡。這些軍閥在能海旗幟下找到了“燒磚、培佛、建塔”的聚會理由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能海法師是一位愛國高僧,他曾在國民黨軍隊任職,國民黨的腐敗和蔣介石的獨裁使他徹底絕望而皈依佛門。川軍將領劉文輝與劉湘是叔侄關系,劉文輝一生把佛事作為自己生活中的大事,隨行常有喇嘛,每到一處必設經堂。當時龍興寺廟寬房廣,既適合駐扎大隊人馬,又便于接待客人,同時彭縣又是鄧錫侯95軍的防區,因此“劉、鄧、潘”很早就把成都起義策劃地點選在龍興寺。潘文華對能海法師非常敬重(兩人于1908 年在成都陸軍速成學堂時義結金蘭),能海與劉文輝、鄧錫侯等也交情深厚。當時能海在中國政界和佛學界享有很高威望,他不想讓“川西大決戰”使成都遭殃、百姓受苦。對此潘文華非常清楚,當潘文華把這個最高軍事機密告訴能海法師時,這位高僧自然表示支持和擁護。能海說,彭縣是鄧錫侯將軍的駐軍防區,佛教廟宇不會引人注目,在龍興寺策劃起義萬無一失。能海法師吩咐年輕徒弟、龍興寺住持正乘大和尚灑掃庭除,挑水買菜,備用食宿所需,把寺內方丈室作為討論軍機的密室,把藏經樓二樓作為總指揮部。“劉、鄧、潘”及其部屬匯聚龍興寺后,龍興寺就成為了成都起義的大本營。許多不滿蔣介石統治的四川愛國人士通過不同渠道來到彭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根據劉光元、鄭興明所著《彭縣起義》,“劉、鄧、潘”彭縣起義抉擇很艱難,當時蔣介石派了許多說客來彭縣糾纏、引誘、威脅他們,意見難于統一。由于10日傳來云南盧漢已經于9日起義的消息,加之周恩來電令的催促,“劉、鄧、潘”感到機不可失,不能再等待,終于同意聯名起義,并成立了起義綜合領導小組,下設策反組、宣傳組、保衛組、軍事組等。考慮不能晚于盧漢起義,于是決定將時間寫為12月9日與盧漢同時宣布起義,實際發電時間是1949年12月12日。由于彭縣的電臺不知道中共中央的呼號,只能由雅安的中共電臺發出。“多寶道人”劉文輝早有準備,12月7日就派副官將擬好的起義電文送到了雅安的共產黨員手里。參加起義的還有,成都警備區司令嚴嘯虎、川康綏靖公署高參喬毅夫、成都第12任市長李鐵夫、第13任市長喬誠、第95軍軍長黃隱、21軍師長張斯可、民革黨員邱翥雙、民盟成員潘大逵等,他們住在龍興寺內,得到能海的精心照料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1949年12月12日凌晨,蔣介石得知“劉、鄧、潘”起義通電,驚得從床上跳了起來,特別是通電開頭就是“蔣賊介石盜竊國柄二十載于茲,罪惡昭彰”,使蔣介石瞠目結舌,不得不作出了馬上離開成都的決定。蔣介石很清楚此行將是他與大陸的告別之行,也或許是永別,胸中別有一番凄涼滋味,多少往事涌上心頭。13日晚飯后,他把長子蔣經國叫到身邊,二人合唱“三民主義,吾黨所宗”的中華民國國歌,傷感至極。當晚11時,蔣介石鉆入一輛汽車,前后均有裝甲車和坦克護衛,乘著夜色直駛成都新津機場。中美號專機徐徐駛入了跑道,加速,起飛,很快消失在夜空中。那是1949年12月13日。從此,蔣介石再也沒有回到大陸,只能望洋興嘆。關于蔣介石離開成都時間,過去說是10日下午兩點從成都鳳凰山機場起飛,因為12月10日晨云南盧漢給四川劉文輝發了電報,要求劉會同四川各路將領扣留蔣介石,此電報同時被蔣介石截獲,所以蔣介石與兒子蔣經國決定當日離蓉。有學者認為,蔣介石日記中10號的日記里竟不見提及詳情,直到12月16日的“上星期反省錄”里才看見“接十日記事”,這是蔣氏寫日記少有之現象,也可見那兩天有多匆忙緊張。蔣介石在16日反省錄中詳述經過:文武人員都要求他盡快離開成都飛臺灣,而不要先去西昌了;可是他一再拖延了五天之久,為的是胡宗南的部隊尚未如期集中,他認為自己能多留在成都一天,就可以多掩護胡的部隊一天;不料盧漢叛變,而四川省主席鄧錫侯、西康省主席劉文輝雙雙“避不晤面”(其實也是投降起義了) ,他對胡的掩護作用已失,乃決定回臺處理政府遷臺的要務。蔣介石還寫到“午餐后起行到鳳凰山上機十四時起飛途中假眠三小時未能成寐,二十半到臺北與辭(缺“修”字,應是陳誠) 入同車入草廬回寓,空氣輕清環境清靜與成都晦塞陰沉相較則判若天淵矣。廿四時前就寢。”著名民國史和蔣介石研究專家郭岱君說:“起飛的時候,在成都上空繞了兩圈,他眼淚流下來。這一次離開,他再也沒能夠回到中國大陸。”現查閱有關資料,發現是在12日之后離蓉。劉文輝的第24軍代軍長劉元在《國民黨二十四軍起義概況》中寫道:“劉、鄧、潘宣布起義后,十三日蔣介石就倉皇逃到臺灣去了。”參謀長楊家禎在《國民黨二十軍起義始末》中也寫道:“劉、鄧、潘宣布起義后,蔣介石感到絕望,就于十三日飛逃臺灣去了。”時任成都警備司令的嚴嘯虎,在1962年的回憶文章中對1949年12月逐天排序記事后寫道,“蔣遂于13日飛逃臺灣”。這些表明,蔣介石是在13日晚逃離成都,直飛臺灣。12月27日歷史名城成都和平解放,蔣介石“火燒成都”“川西大決戰”“建立陸上基地”等計劃隨之破產,國民黨在大陸的統治徹底結束了。成都歷史性地成為蔣介石從大陸逃往臺灣的最后一站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彭縣起義中,能海法師做出了不可磨滅的重要貢獻。


                  三、能海法師的傳奇人生


                  能海法師是近代顯密圓通的著名高僧,39歲于四川新都寶光寺出家為僧,嗣后接法于佛源和尚,為禪門臨濟宗第44世法脈。出家后不畏艱辛,兩度入藏求法,禮西藏大德高僧康薩老喇嘛為師,盡得喇嘛顯密法要、衣缽真傳,獲密宗格魯派宗喀巴大師第28代嫡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《能海上師傳》等史料可知,能海法師1886年農歷臘月22日生于四川綿竹漢旺場,俗名龔學光(字緝熙)。1887—1899年在漢旺,后遷縣城,父母去世,依姊為生,就讀私塾。1900年14歲入成都恒升通匹頭商號為學徒。1901—1904年在恒升通商號邊打工邊學習。1905年20歲考入陸軍學校速成班,與劉湘、喬毅夫等同學。1907年在陸軍學校速成班以優異成績畢業,任康定張蓬山鎮守使部偵探大隊長,1908年升任營長。1909年任云南講武堂教官,朱德、楊森等皆為學員。1910—1913年講武堂結束,返川任團長,兼川北清鄉司令。1914年(民國三年)他被調入北京將軍府供職,閑居無事,開始涉獵佛書。1915年赴日本考察實業,半年返京。在北京大學聽川人張克誠講授佛學,初萌出家之念。回川商之于姊,以無嗣未允。1916年將軍府廢,他應川軍將領劉湘之請,任駐京代表,曾赴張家口等處考察。1917—1923年在成都,創辦少城佛學社,時有法師、居士來社講經,他既當學生,也當老師,佛理益精。1924年39歲,生子述成,甫四十日,即禮佛源法師出家,法名能海,號闊初(一作潤初)。繼赴新都寶光寺從貫一老和尚受具足戒,佛源法師任羯磨,同戒有永光、果瑤等。出家后,矢志赴藏求法,刻苦學習藏文和深入鉆研佛學,在國內多處講經和舉辦法會,長期在成都大慈寺、文殊院、昭覺寺等講經傳戒。1938年在彭縣龍興寺說法,皈依弟子三百余人,發愿重修龍興寺舍利塔,成立重建龍興寶塔臨時籌備委員會。1942年在近慈寺舉行大威德金剛大灌頂,四眾云集,盛況希有。1943年兩次到彭縣商議修建佛塔之事,11月在成都文殊院集會修法,訂立建塔實施概要。1944年在彭縣龍興寺安居,開窯燒制建塔用磚;按照印度菩提道場舍利塔(加爾各答金剛舍利塔),先建龍興寺模型塔一大四小,高低十多二十米,親為監造。蔣介石曾派人請他出任國民參政會參政員,后又征聘入陪都宗教聯誼會,他均毅然謝絕。1945年美國總統羅斯福,命美國駐華使館成都編譯處處長Christtion與編輯主任Ellist,持其親筆簽署函,赴成都南郊近慈寺,拜會能海法師,邀請赴美講學。原函有“敬請駕臨我國,宏揚佛法,以濟國人道德之貧乏……”等語。法師以法務在身,辭謝,并謂“今后有人去”。1946年在近慈寺,始譯《毗盧儀軌》等。1947年在彭縣太平寺安居,講《法蘊足論》、《圓成次第》、《慧行刻意》等。1948年彭縣龍興寺模型塔建成。1949年參與彭縣起義推進成都和平解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50年能海法師在成都近慈寺接待解放軍代表詢問進藏事宜,他詳細告之,并選弟子隆果等作為翻譯和帶路人。1951年10月為特邀代表參加全國政治協商會議。1952年10月赴京出席中國佛教協會籌備會議,12月隨宋慶齡赴維也納出席世界人民和平會議,會后取道莫斯科,經外蒙古回京。1953年秋赴京參加中國佛教協會成立大會,當選為副會長。1954年9月,赴京出席全國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。等等。1967年元旦在五臺山示寂,世壽81歲,荼毗后遺骨葬清涼橋。1978年3月,五臺山佛協于顯通寺為他召開追悼大會,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及中國佛教協會均派代表參加,并函電致悼,建塔于善財洞寶塔山麓,時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為題塔銘。解放后,能海法師先后出席全國政協會議,全國人大一、二屆會議,任中國佛協第一、二、三屆副會長,住錫北京廣濟寺期間,朱德委員長常過從存問,暢談往事,待以師禮,并贈衣致慰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能海法師一生創建了成都近慈寺、綿竹云霧山、重慶、上海金剛道場、五臺山清涼橋等多處密宗道場,講經弘法、注譯密宗經典,尤其在溝通漢藏佛教文化及和平解放西藏等方面做出了杰出貢獻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作者系四川省社會科學院教授)


                  Title 亚洲国产性黄视频,黄色软啪视频影站,亚洲免费无线中文,虐待欧美黄片软件
                  Title
                  推薦圖片新聞